热门搜索:

他眸光一转想起那日哄着她在上面的样子笑着道

时间:2018-11-02 22:03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
    听完叶家这个成员的话,叶天斩身子再次一颤,每一个消息对于他来说都仿佛雷霆一般,无论是象王还是海蜇王,在他的眼里都已经是恐怖得一塌糊涂的存在了,而现在,象王和海蜇王竟然都逃了,无论如何他都很难接受这个事实,心底更是宁愿他和叶潇两个人都死在海蜇王的手里面,看到叶天斩醒过来,虽然身子还有一些颤抖,但是所有人都知道,叶天斩的身体里面还残留了一丝灵气,现在叶潇不在,叶天斩就是这里最强大的一个人,不少人都担心,叶天斩会趁火打劫,站到顶楼去。
 
    而叶天斩似乎没有这个想法,而是坐在地上沉默下来,只是一张脸上面的痛楚表情依旧没有散去。
 
    “你以为凭你的速度可以逃掉?”不紧不慢追在后面的叶潇嘴角含笑的望着前面的海蜇王。
 
    实力已经达到了他们这个地步的人,就算是在海面上也不会沉下去,只是短短的时间,海蜇王就带着叶潇离开了岛屿,深入到了内海深处,海蜇王回过头,一脸讥讽的望着叶潇道:“我承认,你的实力的确很强,算是我见过半步地仙里面最强大的一个人,强大到我都有一种恐惧的地步,不过,你以为我真的是逃走么?这里是海洋,而我是海蜇一族的王者,我们本来就是生活在海洋里面的,这里才是我们海蜇一族可以发挥出全部实力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气血的强度。
 
    不光是海蜇王能够感受到,叶潇又何尝感受不到。
 
    眼前的海蜇王的气血强度,比起上官玉儿来说,强了不是一点半点,而和他比起来,显然就弱了很多,看到叶潇脸上那轻蔑的表情而高高在上的姿态,海蜇王这一次出奇的没有愤怒,她不记得,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被人逼得如此的狼狈了,如果叶潇将她留在海蜇城里面,或许她只有束手待毙,但是现在则是不一样了,一脸戏谑的望着叶潇道:“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引到这里来?”
 
    或许是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让叶潇回答的海蜇王,自顾自的道:“因为,我的觉醒的另外两个传承之力,在海蜇城里面根本就没有办法施展,所以,你明白了?”
 
    叶潇也知道。
 
    海蜇王的实力不弱,如果真放她离开了,恐怕自己会多出一个不小的麻烦,特别是这些蛮族的残忍,这一次他也是深有体会,周身上下瞬间就燃烧起了紫色的火焰,而那些紫色的火焰不再像他还是玄级武者境界的时候那般,只是覆盖住了他的全身,而现在,那些紫色的火焰仿佛有灵性一般的缠绕在了他的身体周围,整个人更加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,而海蜇王在他面前,就仿佛一个蝼蚁一般的存在,海蜇王也知道,现在的叶潇,根本就不是它能够抗衡的,光是叶潇那个上古符篆,就足以让她受伤,甚至是死在上古符篆手里面了。
 
    距离叶潇还有几十米的海蜇王,看到叶潇一步步的走过来。
 
    紫色的火焰让海水都沸腾起来。
 
    而海蜇王此刻也不敢再迟疑,双手合在一起,一双眸子也变成了水波的颜色,口中低沉的吟唱起了一个泛着古老味道的咒语,而整个海面似乎都因为海蜇王的吟唱而变得波涛汹涌起来,虽然说,花无痕的海上升明月里面也有波涛汹涌的画面,不过,花无痕的那个画面都是幻境,是灵气模拟出来的,而现在,周围的海水可都是真实的,两者不可同日而语,特别是看到海蜇王身上的衣衫开始无风自动起来,而且,整个人的气势都上升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。
 
    叶潇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,手一甩,就看到一条紫色的火龙直接向海蜇王冲过去。
 
    不等这些紫色的火龙靠近海蜇王,就听到海蜇王怒吼道:“海神殿堂。”
 
    一道道的水柱冲天而起。
 
    她一袭白纱,站在二叔的婚礼上,蠕动着诱人的红唇,
 
    “二叔,不要结婚,跟我走!”*
 
    “姜先生,请问您私下最喜欢做的事是什么?”记者握着手中的话筒问道。
 
    “捣蒜!”姜海城想了想,看了眼人群中那个小不点红透的脸蛋回答道。
 
    “啊——”众媒体哑然,这太奇葩的癖好了吧!
 
    “姜先生,蒜不辣眼吗?”记者哑然后,继续问道。他眸光一转,想起那日哄着她在上面的样子,笑着道,
 
    “越辣越有感觉!”——
 
    “走,快走!”某日,姜海城拉着姜小栀的手,走的飞快。
 
    “去,去哪里?”姜小栀小声地在后面嘀咕着。
 
    “去领证,还有半小时民政局就下班了。”他吼道,身子都紧绷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下班了,就明天去领好了,二叔,你急什么?”她不解,嘟着嘴,她不想去,谁叫他昨晚折腾的久,她到现在才起,刚起床还带着起床气呢。
 
    “急,我急死了,急的吃不好睡不好,急的心肝胆肺都要炸了!”他停下脚步,抓住她的双肩怒吼!
 
    ~~~当然急,他都三十六岁了,她才二十一岁,不急才怪!
 
    “二叔,他们怎么都叫我三小姐,我又不是小.三?”她窝在他怀里,嘟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